首頁|時政|熱點|法治|社會|城事|三農|房產|汽車|旅游|美食|教育|衛生|商業|財經|文化|娛樂|歷史|收藏|公示公告|網絡電視|網絡問政|手機廣視網
參政議政點擊進入
您當前所在位置:干水泥一波中特>歷史> 正文
分 享 至 手 機

点波王一波中特:光緒皇帝兩次掃黃內揭秘:妓女一個不留

時間:2019-08-17 16:11:34來源:趣歷史點擊量:9078

干水泥一波中特 www.ziejs.icu 從咸豐之末到光緒之初,這中間不過一二十年的時間,讓八大胡同積攢了經驗,積蓄了力量,網羅了人氣,吸納了勢力,而羽毛漸漸豐滿起來。這真是它的爆發期,像暴發戶一樣迅速地發達起來了。

于是,八大胡同,覺得自己有了底氣,有了資本,不滿足于眼前的地位和態勢,想要發展、擴充自己的地盤,更想把原來老北京在東西城曾經占有而后來失落的紅燈區,像收復失地一樣,重新奪回來。它不奢望自己“一夜恨不高千尺”,卻也不愿自己只是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。

它開始了它的“反攻倒算”。

這樣的“反攻倒算”有兩次,在八大胡同的歷史中,是絕無僅有的兩次。

blob.png

一次是光緒之初,當時妓院蔓延回流到了西城的磚塔胡同、錢串胡同、三道柵欄、小院胡同、玉帶胡同一帶。這是自元代就有的老紅燈區,不過因后來妓院逐漸轉移東城,也因順治帝堅決把漢人驅逐出內城而徹底敗落。哪里想到會有這樣一天,八大胡同的潛在力量,讓它重見天日,殺了一個回馬槍。據說,一時宗戚朝臣,名士商賈,趨之若鶩。

一次是光緒二十五年,妓院再次殺回西城,這回從傳統地帶磚塔胡同,往南占據了口袋底胡同。據說,那時口袋底有大小玉鳳兩位名妓,被當時的達官貴人勝克齋和征蓉塘所包,一時地以人名,讓口袋底的聲名越發大振。這一次聲勢比上一次更為浩大,而且妓院相對集中,成珠成串,賣淫賣唱,此起彼伏,聲浪不絕。那情景,因有了在八大胡同的演習和磨練,輕車熟路而顯得有恃無恐,全無了以往歲月里的能詩會畫以及唱全本《游園驚夢》的斯文與雅致。

當然,這是不能為當時清政府所容忍的,讓你們在外城八大胡同里去鬧就不錯了,你們卻蹬鼻子上臉,越鬧越不像話了,居然自以為是,“反攻倒算”,跑到磚塔胡同不說,還跑到口袋底來了。這便是歷史中有名的“口袋底事件”。磚塔胡同,成了那時不容侵犯的一種有些讓人啼笑皆非的象征。

這樣,八大胡同的兩次“反攻倒算”,都以短暫的勝利、最后的失敗而告結束。

blob.png

第一次,是由御史張元奇指參而被清政府盡數驅逐內城,又返回八大胡同。

第二次,是由步軍統領載瀾出面禁止而驅逐內城,再次返回八大胡同。

八大胡同,徹底安穩踏實了下來。它明白了,自己取代不了別的地方,但別的地方也取代不了它。

就是在這第二回合之中,拔出蘿卜帶出了泥,陰差陽錯地把賽金花捎帶上了,讓她和八大胡同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。讓后場的她成為了八大胡同的一個主角。當時從天津初到北京的賽金花,開始住在八大胡同邊上的李鐵拐斜街掛牌接客,但她嫌那里吵,便搬到內城刑部街后面的高碑胡同,離口袋底胡同很近。那時是光緒二十五年,誰想到,正趕上“口袋底事件”,不僅磚塔胡同這一帶不允許妓院存在,所有內城一刀切,都不允許設戶立班。沒有辦法,賽金花雖然那時生意正火,也只好先回到天津,權且棲身。日后和大多數從內城又遷回八大胡同的妓女一樣,也在八大胡同里的陜西巷落戶而重張艷幟,那是庚子年間的事情了。摘編自:八大胡同捌章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廣視網、駐馬店融媒、駐馬店網絡問政、掌上駐馬店、駐馬店頭條、駐馬店廣播電視臺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,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,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://www.ziejs.icu/showinfo-66-243786-0.html,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。

責任編輯 / 劉釗
審核 / 平筠
終審 / 張凱旋